位卑未敢忘忧国——记甲午海战威海籍爱国水手王国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征文展示
2018-10-12 09:25:28    来源: 胶东(威海)党性教育基地管理办公室
    1867年,王国成出生在文登县(现文登区)文登营村一户农民家庭,幼年丧母,家境贫寒,少时在家务农。 1890年,王国成为谋生路,去威海参加北洋水师,被录用为练勇,几年后被调补为“济远号”三等水手。

        电影《甲午风云》中有这样一组镜头:在日本旗舰“吉野号”向我方疯狂逼近之际,北洋水师“济远号”舰一名普通水手挺身而出,接连炮轰敌舰,使“济远号”转危为安。演员庞学勤在塑造这一形象时,将水手崇高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热忱表现得淋漓尽致。事实上,这一银幕形象并非艺术虚构,在历史上确有其人,正是威海籍水手王国成。

        一心报国投水师 大战在即别妻儿

        1867年,王国成出生在文登县(现文登区)文登营村一户农民家庭,幼年丧母,家境贫寒,少时在家务农。

        1890年,王国成为谋生路,去威海参加北洋水师,被录用为练勇,几年后被调补为“济远号”三等水手。1894年,王国成凭借突出的表现,受到亲临巡阅的北洋大臣李鸿章嘉奖,由三等水手升为二等水手。

        水师检阅刚刚结束,朝鲜政府请求清政府出兵帮助镇压东学党农民起义。日本政府早就蓄谋挑起侵略中朝战争,也出兵朝鲜。随后,日本当局向中国政府宣布“绝交书”,伺机对中国开战。

        王国成随“济远号”赴朝目睹了日军的嚣张气焰,预感到战争不可避免,他满腔义愤,鼓舞同舰的弟兄们说:“咱们吃了几年饷,看来为国效力的时候到了!”

        1894年7月下旬,清政府又派兵增援朝鲜牙山的驻军,并命“济远号”“广乙号”“威远号”三舰巡护。第二次赴朝的王国成早已做好了为国献身的思想准备,在起航的前几天,跋涉90里路归家向亲人告别。

        “这次赴朝,看来是为国效忠的时候了。我走后,你要好好抚养孩子,孝敬爹。”他边说边掏出一张自己的6寸照片交给妻子。“把这张照片保存好,等孩子长大后,给她看看爹的模样。”次日,王国成辞别妻子,毅然回舰。

        临危不惧挺身出 炮击“吉野”扭战局

        7月25日拂晓,“济远号”“广乙号”舰从牙山启碇出航。7时30分,二舰驶近丰岛西部海域时,发现日舰“吉野号”“秋津洲号”“浪速号”三舰横海而来,它们直逼中国舰艇,并突然发起猛烈炮击,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甲午丰岛海战。

        面对日舰猛烈的炮火,“济远号”“广乙号”两舰水手们奋勇还击。王国成的任务是负责给尾炮运送炮弹,尽管敌舰炮火密如雨点,他毫不畏惧,迎着枪林弹雨来回穿梭。

        双方炮战1小时20分,“济远号”大副、二副相继阵亡,管带方伯谦立即下令转舵逃走。见“济远号”遁逃,日舰“吉野号”继续从后追赶,方伯谦赶忙下令挂白旗,不久又挂日本海军旗,全速驶离。

        12时30分,日舰“吉野号”全速逼近,距“济远号”仅3海里,并以炮火猛击,欲虏获“济远号”。此时,“济远号”舰尾炮手被炸牺牲,管带亦无开炮命令。

        见此情此景,王国成义愤填膺,奔向尾炮,在水手李仕茂的协助下,用15厘米口径尾炮对准“吉野号”连发四炮:第一炮击中“吉野号”舵楼,削平了瞭望台;第二炮砸在“吉野号”舰头,前舷撕裂;第三炮未中;第四炮正中“吉野号”舰身,炸裂甲板。

        4炮之下,日舰“吉野号”起火,舰头低俯,转头遁逃。“济远号”遂定向威海卫,于26日晨抵港下锚。“济远号”安全返港后,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通令嘉奖击伤“吉野号”有功人员,王国成被推为首功,赏白银500两。

        誓死不当投降兵 报国无门郁郁终

        甲午中日战争失败后,丁汝昌自杀殉国,威海营务处候补道员牛昶昞与日军签订了《威海降约》,将北洋水师包括“济远号”在内的4艘战舰、6艘炮艇以及刘公岛各炮台和岛上军械物资全部交给日本侵略军。

        1895年2月17日,日本联合舰队开进威海港,占领刘公岛。至此,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王国成誓死不当降兵,他离开“济远号”,只身去旅顺投靠战友,再寻报国机会,后目睹清政府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行径,因报国无门忧愤过度,于1900年病逝于旅顺,时年33岁。

        王国成只是一名普通水手,却能够心系国家,面对敌军的炮火置个人生死于不顾,舍身取义。他那不屈不挠、为国献身的豪迈气概与壮志情怀不愧于甲午中日战争民族英雄的称谓。

    来源: 胶东(威海)党性教育基地管理办公室
    编辑: 孙美玲
    相关热词搜索:
    搜索推荐
    图片新闻
    威海新闻
    文娱
    国内国际